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优德棋牌官网下载优德棋牌6676

作者:冉学东 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02 20:02:00

摘要:在“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前海股权投资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分享了科创板开板一个月,带给创投人的七点启示。

靳海涛:28家挂牌企业背后有174家PE/VC身影 没有创投机构支持就没有科创板

华夏时报(www.toptenauthority.com)记者 冉学东 冯樱子 西安报道

8月29日,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市科学技术局、西安市投资合作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清科集团承办的2019全球创投峰会在西安高新国际会议中心召开。

今年,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创业投资,最大的事件莫过于科创板开板。在“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前海股权投资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分享了科创板开板一个月,带给创投人的七点启示。

目前科创板挂牌企业共计28家,截至8月23日,平均涨幅达150%,总市值达6000亿。市值最高的企业达到1000亿元,最低的为59亿。按市盈率来看,最高的微芯生物达到1560倍,最低的中国通号也有31倍。

靳海涛首先提到,创投机构要支持那些处在早期、初创期和成长期的科技创新企业。可以看到,创投机构已是支持科创企业的中坚力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科创板挂牌的28家企业中,背后有174家创投机构参与投资,其中29家创投机构参与过2次以上,最高参与5次,即投中5个科创板项目。

另外,51家排队的企业背后,有268家创投机构参与,共参与了325次。从轮次来看,A轮最多,B轮次之,然后到C轮、D轮逐次递减。也有一些机构参与了天使论或者种子轮,但可能在A轮、B轮中实现了转让退出,没有统计在内。

从这个结果来看,创投机构对这些创新型企业的投资是“雪中送炭”式投资,可以说是“投大钱占小股”的支持。如果没有创投机构的支持,就没有科技创新的迅速崛起,就没有这样一批有特色、有质量的科技企业,也就没有现在的科创板。

所以,创投的作用显而易见,应该受到社会各方面的支持。而对创投机构来讲,也有一个启示——机构参与得越早,收益就越高。靳海涛提到,自己在深创投任职期间第一次来西安,当时看了西部材料和西部超导,后来深创投在2006年底投了西部超导,之后也伴随了西部超导十几年的成长,到现在回报几十倍。

同时,靳海涛表示,科创板的五套要求,即针对财务指标提出的五套要求,与创投机构的关注点是一致的。这说明创投和科创板相伴而生、相向而生。创投机构最关注的是市值、营收、研发、流动性、企业核心竞争力,但放宽了对盈利的要求,科创板五套标准当中只有第一套有盈利要求,剩下四套都没有盈利要求,甚至第五套标准中连收入要求都没有。

而创投机构,所投资的企业大部分是还没有实现盈利或者已获极少利润的项目,所以科创板和创投所走的方向是一致的。首批挂牌的企业盈利水平还比较高,但觉得随着时间推移,会有大量拥有核心能力但是财务指标并不亮丽的企业登陆科创板,这是第二个启示。

谈到第三个启示,靳海涛表示,注册制改革,减轻了企业发行股票的各种负担,这是所有科创板上市企业的一个内心体会。当一个企业走到IPO道路的时候,它往往会忐忑不安,会花很多力量去处理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但科创板由于注册制的实施,改变了整个环境。注册制是以信息披露为主线,加强了企业信息披露,也给创投机构帮助企业进行规范化运作提出了新的要求。

这次注册制的改革,靳海涛认为起点还是很高的,一步就到了注册制,是按照美国和欧洲的模式去做的。上交所一个方面对申报材料进行形式审核,另一方面会全过程监督,也要对材料进行多轮的询问,直到投资人回答了所有的问题,交易所不再有新的问题提出,整个过程才算完成。如果企业不规范化运作,很难经受起这种多轮的提问。

当然,也有人对多轮提问提出质疑,说这是不是审核,靳海涛表示,其实不然。当初中国人寿在美国上市的时候,SEC对中国人寿一共提了超过3000个问题。这是注册制的特性,只有规范运作,才能经得起人家的层层提问。

第四个启示,投资赛道和创投基本吻合,会引导投资人向硬科技进一步倾斜。目前科创板已受理包括已上市的企业行业分布如下:第一名是新一代信息技术,有36家;第二名是生物科技,有20家;第三名是高端装备,有13家;第四名是新材料,有11家。

而已上市的28家企业中,信息技术有16家,占比55%;紧接着是高端装备和新材料,各有5家各占比10%;生物科技有3家,其中有一家医药企业、两家器械企业。

这说明科创板主打硬科技,与创投赛道是吻合的,同时,与创投机构的喜好相比少了两个领域,互联网和快消费。靳海涛认为,随着科创板的发展,这一类企业未来也会在科创板中占有一席之地,但要有科技含量。投资领域的第一赛道是TMT,包括互联网在内,第二个赛道是生物科技。但是目前科创板的生物科技企业比例较低。这说明科创板对这种企业的估值体系需要有一个逐步认识和适应的过程,今后生命科学的企业可能会占据科创板第二的位置。

第五,科创板估值特色给了创投机构与资本市场新的思考角度。科创板喜欢科技门槛高、想象空间大的企业,喜欢中国目前产业短板的。总结而言,靳海涛提出,科创板企业在发行时的估值普遍高于A股该行业的估值。企业所处在什么行业,A股市场会有一个整体估值,但如今科创板发行的估值已经高于它了,如果单纯从数字看,这是有一定的风险。但企业确实进步了,新上的企业质量越来越高、门槛越来越高、素质越来越高。

同时,估值的方法丰富多彩,因企而异。过去,企业估值主要看的是市盈率、市销率、市净率,简单用这三个指标判断很难估值,其实估值的方法应该是丰富多彩的,而这种丰富多彩的方法应该被市场所接受,这个市场才会逐渐走向成熟,做创投的人才会有一个良好的发展前景。

可以看到,现在对技术驱动型的企业,例如集成电路,它的技术比重比较高,资本投入也比较大,如果它用简单的市盈率去做很难说,应该用EV/EBITDA;比如对商业模式创新的企业,应该用市销率,如果用市盈率,京东这样的企业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市值。又比如医药企业,采用了研发图谱估值法,还有对政策驱动型的企业,强调用现金流折现模型进行估值。

虽然科创板这一个月的运行数据还不能下定论,但还是有提示价值。国内投资人的素质有所提高,他们评判企业的方法已经变成丰富多彩。投资人追捧的与政府的产业导向趋向一致。

至于第六个启示,靳海涛提到,市场参与热情度高,说明扩容。资本市场扩容并非二级市场的杀手,从而进一步增强监管层与创投机构的信心。

中国有个悖论,说扩容是二级市场的杀手,发行股票多了股票就会下行。但是,全球资本市场没有一个资本市场是因为扩容导致股票下跌的。科创板这一个月的实践,也说明这个问题。

当然,靳海涛也强调,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在高位上的科创板的股票价格会长期处于高位。股票交易的初期阶段,也就是新股、次新股,往往会被市场炒作,这也是正常的市场规律。

第七,退出方式的多样性未来有可能兑现,说明监管层对创投机构投资科创企业的鼓励,相对于主板、创业板,创投机构的退出增加了非公开转让、配售方式对首发前股东解禁后的方式选择更多,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虽然目前还没有到解禁期,但监管部门推出的新减持方式值得投资人关注与研究。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